春秋四美之桃花夫人息妫的故事

Jan09

春秋四美之桃花夫人息妫的故事

时间:2018/01/09 17:08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春秋战国

(一)

春秋四美之桃花夫人息妫的故事

息妫

据说春秋四美之一的息妫很美,美得能够“亡二国,强一国”,亡国并不稀罕,因为自古红颜多祸水么,然而强国就有些古怪,为探究原因,就不得不讲讲她怎样与四个强势男人周旋的故事了。

这四个强势男人是:姐夫蔡哀侯献舞、第一任丈夫息候、第二任丈夫楚文王以及楚文王的弟弟,楚国令尹子元。

当然,后来小儿子楚成王也很强势,不过却是在她的帮助下才厉害起来的。

故事从头说起吧。

息妫,陈庄公妫林的女儿,大约出生在桃花开放的季节,而且额头上还有块桃花的胎记,所以又称为桃花夫人,当时就有传说,说她有可能是桃花女神转世,神仙下降,应该是陈国的荣幸才是,然而遗憾的是,刚出生就有卜师预言,这孩子一定会给国家带来灾祸。

众所周知,陈国人的诅咒一向都很灵验,郑昭公子忽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如今既然卜师都这么说,那么这事儿必定不会有假,所以呢,息妫打小就很不受人待见,再加上父亲陈庄公死的很早,自此没人关照,更是受尽了委屈。

好在苦日子总有熬出头的时候,息妫终于长大,正如卜师所说,出落的那个祸国殃民,虽然很漂亮,但作为国君的后代,应该是没有机会自由恋爱的,所以刚懂事就当成政治联姻的牺牲品,给稀里糊涂的嫁到息国,而她有个姐姐,是很早就嫁给了蔡国国君蔡哀侯献舞的。

息国虽与蔡国相邻,但实力很弱,从这个层面讲,姐姐倒比妹子幸运的多。

公元前684年,息妫隆重出阁,从河南周口到息县,大约是要经过驻马店的,而驻马店正是蔡国的势力范围,蔡哀侯听到小姨子来了,心里自然十分欢喜:吾姨至此,岂可不一相见?

我小姨子来了,怎么能不见个面儿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乃使人要至宫中款待。

半道上拦住,直接就给请家里去了。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眼馋。

息妫作为春秋四大美女之一,美貌自然没的说,如今一朵鲜花就要插在牛粪上,怎么能不赶紧心疼心疼,没准以后就没机会了。

于是对小姨子隆重款待,刚开始还挺像那么回事,言谈举止是发乎情而止乎礼,然而吃着喝着,酒劲儿一上头,就有点把持不住,荤段子讲着,手脚动着,打算当场就沾点便宜。

当时孔子还没有出生,程朱理学自然尚未盛行,大家伙儿对于性都比较放得开,所以在在蔡哀侯心里,肉挤肉的事儿谁也吃不了亏,事情发生后你不说我不说,息候上哪儿知道去。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息妫竟然火了,说:姐夫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是你小姨子啊。

哈哈,瞧这小模样装的,没听过早上的瞌睡小姨子的嘴,香的不得了哎,我说小姨子哎,找的就是你,来,给姐夫香一个。

说话间喷着酒气红着眼睛就过来了。

息妫见蔡哀侯不可理喻,当下大怒而去。

俩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不过蔡哀侯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又没发生实质内容,即便传出去也就是姐夫跟小姨子开个玩笑,谁还能把我怎么地。

他是大度,可息候不干那。

息妫嫁过去以后,她是没说,可耐不住底下有人多嘴,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传到息候耳朵里,息候是闻言大怒。

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还把息国放在眼里么。

不行,这口气咽不下去,一定得叫他尝尝我的厉害。

心里不痛快,直接上门讨个说法就是,当年他爹就因为春秋小霸郑庄公说了几句坏话,就大着胆子上门讨伐,虽然最后以失败告终,但也不失为男人的本色。

可息候呢,懦弱的都没有理智了,直接上门不敢,咽下这口气不甘,该怎么办呢,那是想来想去,最后想出个馊主意。

什么主意?

找好邻居楚国帮忙。

蔡国朝三暮四的,一直在中原与楚国之间摇摆,早引起楚国人不满,如今自个儿主动上门要求合兵伐蔡,楚国人还不溜溜儿答应。

唔,这主意不错,本侯真是聪明,就这么办了。

主意拿定,秘密派人联系楚国,讲了一大通道理:蔡恃中国,不肯纳款。若楚兵加我,我因求救于蔡,蔡君勇而轻,必然亲来相救。我因与楚合兵攻之,献舞可虏也。既虏献舞,不患蔡不朝贡矣。

蔡国因仗着和中原各国的那点关系,一直不肯老老实实效顺楚国,作为您的好奴才,这件事我老早就看不顺眼了,如今呢,您不妨来打我,然后我假装向蔡国求救,蔡哀侯念着我们两国间的那点关系,一定会兴兵来救,到时候你我内外合击,还怕收拾不了蔡哀侯那小子么,蔡哀侯收拾妥当,他还有胆子不来给您老当孙子么。

这通话说的,自以为高明至极,然而让楚文王听到,就另有一番想法了。

什么想法?

早就想观政中原,不过碍着你俩块拦路石。原先你俩家关系不错,打着还有点顾忌,如今竟然忘了唇齿相依的道理,主动要求合兵伐蔡,果然是老天爷开眼,该着我楚国有机会到中原溜达溜达,还说什么,息候是吧,果然是好孙子哎,事情就这么办了。

当下痛快的答应,并于当年9月兴兵讨伐息国。

楚国人真来了,息候那个开心,一边设兵守御,一边赶紧向蔡国求援,蔡哀侯不糊涂,他知道息国一旦完蛋,蔡国没了倚仗,还真成了楚国嘴边的肉,人家什么时候吃就全看心情了。

于是二话不说,亲自帅兵救援。

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刚到息县边儿上,就中了楚国人的埋伏,楚国军马是呼啸而出,蔡哀侯当下就懵了,不是说打息国么,怎么全冲我来了,人家将勇兵强的我哪是个儿,弟兄们,撒丫子溜,先战略转移到息城再做道理。

这一路狼奔豕突的跑到息城,城下放声高呼:“好连襟,快开门,楚国人打过来了。”

呼喊声里,息候洋洋得意的出现在城门楼上,冲着蔡哀侯就喊了:“实话说吧,楚国人就是我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收拾你,上当了是吧,该,谁让你欺负我老婆来着。”

原来这么回事,蔡哀侯全明白了,这通恨那:小子,你等着,总有你后悔的时候。

嘿嘿,狠话谁不会说,想报仇,也得有那机会啊,往后边瞅瞅,楚国人打过来了。

蔡哀侯回头一看,果然,那孙子追上来了。

还有完没完,我是欺负了人家老婆,跟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这么玩命么。

眼见这事儿没法善了,那是掉头就跑,话说他跑的是很溜,可楚国好容易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那还能轻易放过,一路紧赶慢赶的,终于在莘地,即如今河南汝南一带把再也跑不动的蔡哀侯抓住了。

对蔡哀侯而言,好心好意过来帮忙,最后竟然给求助的人给坑了,这事儿放谁身上都受不了啊,打那儿起,就把息候给恨到骨子里了。

心里就说了:只要不死,总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

话说原本他是没机会活下去的,作为楚国人的铁杆奴才,竟然敢头一个跑去和中原各国会盟,若不给点颜色,今后还有人听话么。

抱着这样的想法,楚文王是打算把蔡哀侯给活煮了的,可手下大臣不同意,他们认为:楚国才打算经略中原,必须得以仁义征服诸侯,杀了蔡哀侯,免不了落个暴虐的名声,到时候还有谁敢归顺楚国呢。

这通话说的很有道理,再加上有个叫鬻拳的家伙以死相逼,楚文王没有办法,只好把蔡哀侯给放了。

既然不能杀,那么为保证蔡国今后能老老实实效顺楚国,打个巴掌总得给颗甜枣么,不然三天两头的当墙头草,哪边风大往哪边倒,虽然收拾他也就分分钟的事儿,但耐不住来回累啊。

所以呢楚文王就开始变得仁厚而且大度,不但放,还设宴相送,并且打算送个美女安慰下蔡哀侯受伤的心灵,席间指着一个弹筝的歌女就说了:“此女色技俱胜,可进一觞。”

这美女才华、容貌都没得说,让她过来给你敬酒吧。

于是歌女上来,一个劲儿的放电,蔡哀侯当下就坐不住了。

楚文王见蔡哀侯没有反对的意思,心里立马儿就踏实了,开始说点闲话:“君生平所见,有绝世美色否?”

你见过比她还漂亮的美女么。

蔡哀侯听到这话,心里一个机灵,原来楚王好色,这一明白不要紧,坏水咕嘟嘟冒上来了,嘿嘿,息候是吧,你姐夫我也不是好欺负的,瞧我滴:“天下女色,未有如息妫之美者,真天人也。”

楚王曰:“其色何如?”

蔡侯曰:“目如秋水,脸似桃花,长短适中,举动生态,目中未见其二!”楚王曰:“寡人得一见息夫人,死不恨矣!”

蔡侯曰:“以君之威,虽齐姬宋子,致之不难,何况宇下一妇人乎?”

楚王大悦,是日尽欢而散……

她算什么,和息妫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息妫有那么漂亮么。

楚文王很是好奇。

漂亮么?你把那“么”字去掉,只要是男人,见了息妫没有不掉下巴的。

哎呀,这么漂亮的女人,让我见她一面,即便是死也心甘情愿那。

楚文王心向往之。

蔡哀侯见目的达成,心里那个开心:不过是奴才的老婆,见一面有什么打紧,怕是大王您有点别的想法,他息候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呵呵,你小子可真坏,难道不知道么,我可是个非常正经的淫捏。”楚文王指着蔡哀侯坏坏的笑了起来,于是蔡哀侯心领神会,两人好朋友似的尽欢而散。

复仇的种子已经种下,蔡哀侯带着那个弹筝的歌女愉快的回了国,他是开心了,可楚文王却往心里放了块大大的石头。

没想到我眼皮底下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人,那是一定要亲眼瞧瞧滴。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自然要想方设法到息国走走。

主意拿定,便抽个空子到息国公费旅游。

主子兼大恩人玉趾光降,息候自然做尽了奴才相:亲自辟除馆舍,设大飨于朝堂,并执爵而前,为楚王寿。

亲自打扫卫生,安排招待老祖宗的酒宴,还恭恭敬敬的上前敬酒,楚文王接杯在手,就开心地说了:“昔者寡人曾效微劳于君夫人,今寡人至此,君夫人何惜为寡人进一觞乎?”

当年曾给弟妹帮了点小忙,如今我亲自过来,弟妹何不出来给我敬杯酒呢。

先套关系,然后提出要求,楚文王手段不可不谓婉转,言下之意是咱俩好的一家人似的,所以见见你老婆想必也不是多为难的事儿吧。

这要求虽然不合礼,但面子上却推不过去,息候没有办法,就把息妫请了出来。

当时息妫盛妆华服,款款而至,楚文王一看,下巴果然给惊掉了。

敬酒,赶紧去接,本打算摸摸人家的小手,可息妫也聪明,直接递给跟前的侍者,楚文王这个恨那,真恨不得把碍事的全杀掉。

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息妫又飘飘袅袅的走掉了。

楚文王当时就呆了,果然美若天人那,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回到公馆以后,就有点睡不着了,息候何德何能,竟然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然而,她怎样才能变成文夫人呢。

就这么想来想去,想来想去,终于拿定个馊主意:真是笨呐,亡了息国,这女人不就是我的了么,反正收拾息国也是计划里的事儿,如今早上那么一两天又有什么打紧,唔,寡人真是聪明,事情就这么办了 。

主意拿定,如此这般布置一番,终于盼到天亮,那是一声呼喝:“来啊,把息候给我请过来,寡人要好好感谢感谢他啊。

感谢什么?

竟然没把小媳妇变成黄脸婆,息候啊息候,你可真是个怜香惜玉的大好人那。

手下自然照办。

话说息候接到消息,心里开心的不得了:“主子要回请我,不分明表明他对我很有好感么,呵呵,这步棋还真是走对了,那么为巩固欢心,下一步该出卖谁才好呢,可恨那,我怎么没多交几个朋友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遗憾的赴宴去了。

席间是再三巴结,反复感谢楚文王的好意,在自己家里感谢别人的款待,也算是一大奇葩。

然而不管怎么巴结,楚文王始终随意敷衍,既不开心,也不生气,反正就是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想。

息候是反复琢磨,始终不得要领。

楚文王还真是个好主子啊,见息候猜的费劲,于是酒过三巡之后,终于说出了真实想法:“寡人有大功于君夫人,今三军在此,君夫人不能为寡人一犒劳乎?”

我呢,是给弟妹帮了大忙的,如今带这么多人过来,弟妹就不想法犒劳犒劳他们么。”

从“效微劳于君夫人”到“有大功于君夫人”,从“何惜为寡人进一觞乎?”到“不能为寡人一犒劳乎”

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白,就让弟妹出来陪陪我吧。

息候不傻,听到这话心里是咯噔一下:什么意思,闹了半天,惦记上我老婆了,什么犒劳从人,怕犒劳你才是真格的吧。

息妫啊息妫,你可真是个灾星那,为什么长那么漂亮呢,难道我们息国就要亡在你的手里?

当时小脸吓个惨白,怎么办?

找谁帮忙,齐国。

就说让你来打我,然后我请楚国人帮忙,到时候再里外合击,呜呜,主意虽好,可人家也得乐意啊,蔡哀侯那样的傻子不是天天都能遇到滴。

然而,怎么办呢。那是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出个馊主意,只好万般无奈的说了:“敝邑褊小,不足以优从者,容与寡小君图之。”

息国太小,所以没办法好好款待你带来的这些人,不如让我回去,和老婆好好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

回去后磨磨时间,没准楚文王良心发现,取消这么个非常无礼的主意。

唔,这主意不错,没听到楚国人自己都说了么:王方有事中原,必得以仁义征服诸侯么。

想征服中原,就必须实施仁政,抢人老婆怎么行,那个鬻拳在哪里,快劝劝你家主子吧,什么,自己把脚给剁了,混账啊,晚两天再剁不成么,你家主子马上就要失掉天下诸侯了。

心里这通琢磨,然而遗憾的是,楚文王已经铁了心的灭亡息国,得到息妫,这个计划又没有半点难度,你要他怎么收手呢。

所以听了息候的话,那是勃然大怒:“匹夫背义,敢巧言拒我?左右何不为我擒下!”

即便早都心怀不轨,但还是给息候定了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过:背义。灭掉忘恩负义的人想来也没人会说什么。

手下一拥而上,抓个国君像闹着玩似的,然后楚文王就迫不及待的带人直奔后宫追求爱情去了。

(二)

事情传到息妫耳朵里,她是一声叹息:“引虎入室,吾自取也。”

可恨那,当时就劝息候不要勾引楚国,可他就是不听,瞧瞧,祸事不就来了么。

情急之下就要投井自杀。

但还没跑到井边,就叫楚文王手下大臣斗丹一把拽住:“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乎?何为夫妇俱死?”

夫人不想保住丈夫的性命么,为什么要两人一起死呢。

这时候已经拿息候当人质了。言下之意是你好好想想,你死了,我家大王懊恼之下,还能饶了息候么。

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楚文王不就是冲自己来的么,目的若没达成,能给息候好果子吃。

哎,我那昏聩的丈夫啊,就让我最后帮你一次吧。

于是自动停下,乖乖的去见楚文王,接受未可知的命运。

幸运的是,楚文王很喜欢她,当场就封为夫人,给予了最高待遇。

自此后大约三年时间没有对外征伐,安安心心的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康生活。

如果说息国的灭亡是因为息妫太美而惹的祸,而那几年汉东诸国少死了许多人,也是因为息妫太美而拴住了楚文王的心,一面惹祸,一面造福,这笔账该怎么算呢。

至于糊涂透顶的息候,他的结局还算不错,因为息妫的缘故,没有被楚文王杀掉 ,而是在淮水岸边封了个小地方,从此后守着祖宗牌位安安心心的养老去了。

而传说的息妫偷偷与丈夫相见,并因为爱情而碰墙自杀完全就是扯淡,息妫当时已是楚国国母,国母出宫何等大事,哪里有机会和息候偷偷相见呢。

事实是,嫁给楚文王三年后生下两个孩子,长子熊囏,次子熊恽。而且熊囏一出生就立为世子,由此可见,楚文王有多爱她了。

然而奇怪的是,楚文王把一颗心都给了她,可息妫却从不主动与他说话,楚文王心里纳闷,一天找机会就问了:“难道我对你的爱还比不上息候么,他能给的我全都十倍百倍的给你,可你为什么对我还如此冷漠呢。”

息妫流泪不答,楚文王再三强之,于是息妫就说了:“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不能守节而死,又何面目向人言语乎?”

我嫁给两个男人,即便不能为前夫守节,也没有脸面强颜欢笑啊。

楚文王无话可说,只好找个借口,再度讨取息妫欢心:“此皆蔡献舞之故,孤当为夫人报此仇也,夫人勿忧。”

知道你还恨着蔡哀侯,恨他毁了你的家,别难过了,我给你报仇就是。

于是在公元前679年兴兵伐蔡,蔡哀侯肉袒伏罪,做足了奴才相,出入中原的两块拦路石全部扫平,也算是给息妫报了仇,楚文王满意而退。

蔡国基本上又算完蛋,息妫也就完成了“亡二国”的使命。祸害人也祸害的够了,接下来就该办点好事,轮到“强一国”了。

然而是怎样强一国的呢?

还的从接受现实开始谈起啊。

楚文王真心待她,息妫不可能不知道,不过就是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始终不能原谅自己而已,更何况这时候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哪里还能全心全意的想念前夫呢。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提我已经去世的父亲,父亲是甘肃省榆中县公安局的李富山,从军管会时期干起的老警察,曾经解救过许多被拐卖的妇女,所以熟知被拐卖妇女的心理,他老人家就曾经讲过,有些女人生了孩子以后就认命了,被解救以后,还会半路上偷偷跑掉,再找过去反而躲着不出来,即便硬拉回去,也是见见父母回头就走,谁也没办法留住。

我看息妫的处境,大约也和被拐卖的妇女一样,第一次联姻到息国,好在息候对她还不错,所以大约产生了些爱情,可这种被迫产生的爱情,能指望有多少感情基础呢,只能是凑活着过罢了;第二回又被抢到楚国,在春秋时期,抢亲并不是多稀罕的事儿,反正都不由自己做主,同联姻能有什么区别,无非相当于第二次拐卖而已,这次时间长了些,所以很不幸的有了孩子,孩子出生后,她也就认命了,对一个弱女子而言,人生大约也就这样,有丈夫、有孩子,有完整的家,还要追求些什么呢。

于是看在孩子的面儿上,对楚文王的态度有了些许变化,然而还没等她完全转变的时候。

公元前675年,楚文王死了,源自于一场失败的战争。

这时候,两人成亲已经十来年了,楚文王死后,种种好处脑海里一一浮现,才发现这个丈夫有多重要。

失去之后才会珍惜,这也是人之常情么。

没了楚文王约束,楚国陷入内乱,她夹在漩涡之中,日子过得的确很难。

先是世子熊囏上位,是为堵敖,堵敖熊囏很不地道,在位三年专好游猎,从不理会国家大事,最后给老二熊恽弑杀。

熊恽于公元前671年上位,他就是有名的楚成王。

熊恽弑杀熊囏的事儿,息妫是知道的,不过这种事儿在楚国司空见惯,她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终日以泪洗面而已。

楚成王上位后因为年纪还小,又让小叔叔子元看到了机会。

子元老早就垂涎息妫美色,再加上本来就有篡位之心,原先有大臣斗伯比管着,不敢太过放肆,公元前667年,斗伯比死掉,楚国没人可以管他,子元就开始原形毕露。

怎么办?

王宫旁大筑馆舍,每日歌舞不休,想用声色引诱息妫。

可息妫生性沉稳,知道后不但不开心,反而非常不满意,直接就说了:先君舞干以习武事,以征诸侯,是以朝贡不绝于庭。今楚兵不至中国者十年矣。令尹不图雪耻,而乐舞于未亡人之侧,不亦异乎?”

先王励精图治,强大楚国,他死了以后令尹不想着怎么继承遗志观政中原,反而在我个寡妇面前又唱又跳的,自己不觉得奇怪么。

这时候对楚文王给予高度肯定,并以未亡人自居,分明是已经完全接受了楚文王。

再说她怎么思念息候,又怎么愿意与他共死便完全是男人的意淫了。

还是鲁迅说的好,歹徒进了寡妇门,亲戚邻居个个避之不及,待歹徒走掉,天下太平之后,便纷纷出来,站在道德的高度谴责寡妇为什么不反抗或以死殉节,这就是士人的道德观,他是多么的虚伪啊。

这番话传到子元耳朵里,刺激的他大为羞愧:“妇人尚不忘中原,我反忘之;不伐郑,非丈夫也。”

女人都忘不了楚国大事,而我反而忘掉,不打下郑国,还有脸做个男人么。

这一惭愧不要紧,便于公元前666年,亲自带一万多人的部队,浩浩荡荡攻打郑国去了,结果是,郑国抵抗,齐国救援,救援的部队还没赶过来,子元就偷偷溜走了。

仗虽然打败了,但耐不住会说啊:吾侵郑及于逵市,可谓全胜矣。

我讨伐郑国都打到新郑边儿上,也算是取得了完完全全的胜利,哥几个,回国报喜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人还没到,便赶紧派人到息妫面前表功:令尹全胜而回矣。

估摸着报事官自个儿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那话说的十分婉转。

对子元的卖弄,息妫根本不领情,当时就说了:“令尹若能歼敌成功,宜宣示国人,以彰明罚;告诸太庙,以慰先王之灵。未亡人何与焉?”

打赢郑国,一来禀告国君,以明赏罚,二来祭告太庙,让祖宗们也开心开心,不管从哪方面讲,都轮不到先叫我知道啊。

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子元卖弄不成,只能郁闷的回来,发现楚成王也对他不怎么讲规矩的做法颇为不满,大王不满那还能有好果子吃,为保命起见,自然是篡位之谋欲急,但还想着先同嫂子搞好关系,然后再夺国君大位不迟。

为什么?

篡位必得杀人,杀了人家儿子,还能指望人家与你和平共处么。

主意打得不错,可不管怎么巴结,息妫就是不给好脸色,能怎么办,公然进宫抢去,说实话,真没那个胆子,息妫是楚国国母,要敢对国母不敬,那不明摆着同整个儿楚国作对么。

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机会。

没过多久,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

息妫病了,听说病的还不轻。

至于生病的原因,有人说是给子元气的,我又不是大夫,没法亲自给息妫号脉,所以就当是吧。

不管怎么说,子元终于有理由看望嫂子,便赶紧进宫问安。息妫没有办法,只好勉强一见。

这一见不要紧,害的子元又掉了回下巴,心说:真是漂亮啊,生了病还那么娇媚!这要好了还了得,哥哥啊哥哥,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落到你的嘴里,然而,该怎么变成我夫人呢。

那是想啊想,想啊想,始终想不出个馊主意,万般无奈,只好隔壁选个地方,赖在宫里了。

得不到你的人,我天天见个面儿也不错。

然而大臣住进王宫,这种做法很不规矩,所以有人就看不惯了。

谁?

三朝元老斗廉,冲进宫直接就开骂了:这是王宫,哪里是臣子住的地方?

子元火了:楚国是我家,我住自己家,关你什么事?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你什么人,在此居住就是大逆不道。何况国母在此,男女有别,岂能随意居留?

斗廉越说越激动,骂的子元很是生气,这一生气不要紧,直接就把斗廉关笼子里了。

俩人隔壁闹这么大动静 ,息妫能不知道,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的。

为什么?

斗家世代统兵,在楚国是树大根深,有很强的势力,如今事情闹到这份儿上,俩家还能善了么,于是急忙派人出宫送信,要求斗家人入宫靖难。

子元无礼,原先孤立无援,只能忍着,可现在,与斗家的矛盾都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那还不赶紧利用利用。

事情果然跟她想象的一样,

斗家人听到家主被关起来,满肚子邪火就咕嘟嘟冒上来了,一窝蜂涌进王宫,找到子元,一刀就给砍死。

天下终于太平了。

子元死后,楚成王掌握实权,才算是当上了真正的大王,为富强楚国,任命才华不下于管仲的斗谷菸菟为相,大刀阔斧的实施新政,终于使楚国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事已至此,息妫完成了“强一国”的使命,人生终于平静,就从此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再也没她的事迹了。

但在传说中,她还劝课农桑,大力发展经济,为楚国做了许多好事。

这种说法不过是“强一国”的翻版,不值一提。

回头来看,一个弱女子能够先为前夫一身赴难,后为儿子与权臣极力周旋,并在合适的时机因势利导,先发制人,夺回军政大权,几件事里表现出的隐忍、智谋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推荐阅读:

后主刘禅的儿子都有谁?刘禅有几个儿子?

读《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古代女汉子:妹喜有“丈夫心” 战国李寄剑宰巨蛇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