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的疯狂!84%日本战俘信他们在投降后会被杀死

Jun15

战争中的疯狂!84%日本战俘信他们在投降后会被杀死

时间:2018/06/15 19:50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历史军事

  你与你所埋葬的这些野蛮敌对者有云泥之别。你的敌人来自一个奇特的种族–人类与猿类的杂种。如果文明继续存在,我们就不得不坚持到底。我们必须灭绝这些日本人。–托马斯•布莱梅(ThomasBlamey)将军1942年12月25日

  如果在战时对平民生命及财产的任意破坏仍然是非法的,那么,在太平洋战争中,使用原子弹的决定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仅有的近似于纳粹领袖指示的手段。

  –拉达宾诺德·帕尔(RadhabinodPal) 在东京战争罪行审判上的发言,1948

  对一个低劣种族的战争

  在欧洲,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变本加厉的继续。然而,在太平洋进行的则是另一场战斗。以上两段引言的第一段证实了这一点。对美国及其盟友(布莱梅是澳大利亚人)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它是边疆冲突、印第安战争和种族之间战争的继续,它在全体人民的无意识中,经常调动起一种偏执的不信任及种族灭绝的冲动。今天,这看起来几乎难以置信。

  但是在战争期间,人们或多或少都会同意。美国海军上将哈尔西(WilliamF.Halsey)曾经说:”仅有的好日本老是一个已死了6个月的日本老。当我们到达东京,我们将在东京的曾经所在('whereTokyowas' ,暗指东京届时已消失)举办一场小型庆祝会。”他从不曾放过任何机会,称日本人为”愚蠢的动物”或”猴子”。

  ▲(右1)切斯特·威廉·尼米兹,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中,临危受命,使遭重创的太平洋舰队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自信心。成为美海军永不陨落的将星。就连美国的最大级别航母也使用它的名字命名的。

  不断向西推进边疆,曾是美国历史上不变的特点。当针对日本的战争开始时,美国的外围已经到达夏威夷(这场战争之后它确实被归入美国,成为联邦的第50个州)。凭借战斗,边界一个岛屿一个岛屿地逐渐逼近日本群岛。不同于义大利人和德国人,日本人被描述为这样一个种族:不仅与众不同,而且与文明什至人性格格不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战争期间,不同于德裔或义大利裔美国人,日裔美国人全体被限制到集中营里,正如保留区里的印第安人。他们不是承担个人责任,而是承担”遗传”责任,对他们的拘禁是一种预防措施。

  从太平洋寄给菲尼克斯市(Phoenix)女职员的日本人颅骨,以及战后收集人类遗骸的习俗,都有直接的先例,像华盛顿军医博物馆(ArmyMedicalMuseum)这样的官方机构收集”印第安人”的颅骨。

  19世纪后半期,它从驻守边疆地区的士兵那里得到了2000个。在西征期间,剥头皮(scalping),即从被击败的敌人脑袋上割下一部分带头发的面板,是惯例,土著人和白人都这样做。通过割取敌人身体的一部分,使其去人性化,意味着他如同一个动物,其遗体是战利品,可以用来做家具。

  ▲一位十岁大的波兰女孩卡子梅拉·米卡(Kazimeira Mika)正伏在她姐姐的尸体上哭泣。她姐姐在华沙郊外的一片田地里捡拾马铃薯时被德国人的机枪射死。波兰,1939年9月。

  在太平洋战争中,人体部分的清单变得特别冗长:美国人割取手掌、眼睛、颅骨、带发头皮、金牙,以及死亡的日本人的其他东西,有时甚至取自活人。骨骼被制成饰物。用日本人骨骼制作的一把裁纸刀被作为礼物送给罗斯福总统(他拒绝了)。

  同盟国在欧洲前线的宣传,主要谈及纳粹主义及法西斯主义,不攻击任何德国人或义大利人,但在太平洋战争中,则使用贬义措辞”日本鬼子”(Jap)。8欧洲的宣传招贴画所描绘的是纳粹-法西斯主义领袖或希特勒本人或墨索里尼本人,而在太平洋战争中,则用非常显著的种族特征描绘”日本鬼子”。这种讽刺漫画故意混淆人类形象与猴子形象。

  不同种族之间的战争,全面战争

  日本人几乎不理解战俘的概念,因为在他们的军事伦理中,你要战斗至死。对于被杀死者,敌人要向他致以无疑充满矛盾的敬意。

  另一方面,他们极为藐视任何投降者。为什么?在太平洋战争中,每有一个同盟国士兵被杀死,就会有4个同盟国士兵被俘虏。与此对比的是,每有一个日本士兵被俘虏,则有40个日本士兵被杀死。所以,同盟国士兵被俘虏的概率是日本士兵的160倍!

  顺便一提,这个极为引人注目的数字似乎推翻了人们认为日本人杀死任何投降者的偏见。然而他们自己战斗至死,有点不容易解释为什么。他们所受到的服从及自我牺牲的教化,无疑远远多于西方人。但是,偏执狂宣传必然在其中扮演某种角色,还有同盟国格外残忍的传闻:84%被俘虏的日本人相信他们在投降后会被杀死。

  ▲日本前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在Omira监狱院子里阅读,在那里因战争罪行他被关押

  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国所使用的口号也是边疆战争的延续。所以,美国军队最终不如在欧洲前线那样自律,而是像在美国的远西区那样残忍。常见的做法是杀死俘虏、伤兵、医院里的病人和救生船上的幸存者。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为了惩罚德国,对德国潜艇的攻击已经扩充套件至对全部船只,甚至驶往英国的商船。伍德罗•威尔逊在给国会的战争咨文中,非常清晰地说明了这点:

  有一瞬间,我无法相信:至今都同意文明国家的人道主义政府事实上会做出这种事情。现在的反对贸易往来的德国潜艇战争,是反人类的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军事领袖也对人性宣战。他们认为,击沉驶往日本的任何船只–甚至医疗船,都是正常的。

  海军少将罗伯特•卡尼(RobertCarney)坦率地声称:”我们与日本人的一些医疗船发生冲撞,有些船沉没,另一些无法识别,还有一些因为毗连真正的军事目标而遭池鱼之殃。”总之,他相信它们的沉没无关紧要。但是无论如何:

  过分担心这些事件似乎是不必要的高尚。日本人的医疗船无疑被用于非法目的,它们是在治疗我们最初攻击中未杀死的人。被治好而复职的任何人,都可能让我们许多人付出生命。

  如同希律王对待那些可能长大成人的儿童,这个海军少将预防性地对待可能恢复的伤病者。对卡尼来说,攻击医疗船是必要的”先发制人防御”。他是第三舰队的指挥官,但他研究了费德鲁斯(Phaedrus)寓言中的战略。狼对羔羊说:”我要吃掉你,因为无疑你诽谤我。即使你不曾,在将来你也可能诽谤我,所以无论如何应该撕碎你。”医疗船所承担的错误,可能来自”回圈论证”的起源,也可能是它的结论,随便你怎么说,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因为卡尼已经决心杀死船上正接受治疗的病人。

  带着结束战争的观点,”好的德国人”与纳粹分子被区分开。然而在太平洋战争中,先前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仍然流行,正如过去习惯于所说的,仅有的好印第安人是已死的印第安人。现在关于日本人,也有同样说法。甚至40%的美国随军牧师相信:杀死被俘的日本士兵是合法的。一位心理学家的任务,就是设法排除杀死了无防卫俘虏的罪责感。11943年的一项调查表明,一半美国士兵不假思索地接受命令,他们相信为了实现和平有必要杀死全部日本人。

  新闻媒体所报道的公众人物的说法,显然无法构成一项实际的计划,却能打动头脑简单的人。依据总统儿子艾略特•罗斯福(EliottRoosevelt)的说法,约一半日本人需要被消灭;依据海军上将哈尔西的说法,是大多数日本人要被消灭;依据军事人员委员会主席的说法,是每个日本人要被消灭。甚至在纳粹德国,也从来不曾有人希望有一次种族大屠杀。偏执狂前后摆荡地放大了资讯。

  这些威胁性的美国幻想,被进一步鼓吹,到达日本而成为谣言。似乎不可能想象到更夸张的东西。但是,更匪夷所思的”传闻”在日本流传着:同盟国在消灭全部本地居民之后,会只留下5000个漂亮女孩,她们将充当旅游者的导游–他们会把那个国家改造成一个国际公园。

推荐阅读:

美女王昭君是怎么死的?

中国唯一女状元靠什么折服洪秀全

皇帝为何喜欢杀功臣?因为他们有能力造反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