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除了砸缸,还干了些什么?

Dec01

司马光除了砸缸,还干了些什么?

时间:2017/12/01 18:31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历史人物

司马光除了砸缸,还干了些什么?

  司马光六岁时就开始识字读书。“闻讲《左氏春秋》,爱之,退为家人讲,即了其大指”。这也可能是他酷爱历史的最早萌芽。司马光读书非常勤奋,不知饥渴寒暑,废寝忘食,他睡觉时以圆木为枕,称为“警枕”,只要木枕一滚动,他就能从熟睡中醒来,立刻起床伏案读书。由于这种刻苦好学的精神,使司马光从少年起就获得了很多知识。

  司马光15岁时,已经读了很多书,他写的文章醇厚深重,人称有西汉之风。就在这一年,按照宋朝的恩荫制度(即五六品以上的大臣子弟和后人都可以补官。每三年举行一次南郊祭天大典,恩补一批),司马光恩补入仕,被授予将作监主簿,但他仍旧刻苦读书。仁宗宝元元年(1038)。司马光在20岁时参加会试,一举考中进士甲科。

  进士及第以后,司马光任奉礼郎、华州判官。第二年父亲司马池从同州调往杭州任职,司马光为便于侍亲,请求调任苏州判官。

  朝廷答应了他的请求。由于他母亲在这一年因病去世,司马光辞官回家守丧。母丧尚未服满,父亲又于庆历元年(1041)病逝,这使司马光悲痛不已,在守丧的岁月里,他以读书作文来排遣自己的哀思。

  庆历四年(1044)司马光守丧期满,在河南重新任职。司马光在27岁时被调到北宋首都东京(今开封),担任过评事、直讲、大理寺丞等职。他父亲的生前好友庞籍升任宰相以后,再次推荐司马光担任了馆阁校勘、同知太常礼院等职,参与有关刑事、礼仪及编校书籍等工作。馆阁校勘的职务给司马光提供了借阅朝廷密阁所藏的大量图书的机会,对他以后的史学研究有了很大的帮助。

  司马光办事认真,在任期间对朝廷不合礼法的事总是毫不客气地仗义直谏。英宗的一个妃子董氏逝世,因为英宗十分宠爱她,因此赐给她葬礼上使用天子出行时的仪仗。司马光认为这不合理法,于是上书道:“董氏秩本微,病革方拜充媛。古者妇人无谥,近制惟皇后有之。卤簿本以赏军功,未尝施于妇人。唐平阳公主有举兵佐高祖定天下功,乃得给。至韦庶人始令妃主葬日皆给鼓吹,非令典,不足法。”英宗没办法,只好按礼法处理。

  皇祐五年(1053),庞籍因嫌罢相,第二年降为户部侍郎,出知郓州。庞籍希望司马光作为他的助手,因而举荐司马光任郓州典学,司马光感于恩相的提携,也就随庞籍到郓州就任。一年后,庞籍改任河东路经略安抚使、知并州事,又荐司马光为并州通判,司马光又去并州任职。并州地方贫瘠,与西夏接近,西夏人经常逼进到交界的麟州(今陕西神木)城下耕田,对宋朝边境安全有一定威胁。庞籍接受司马光建议,决定在西夏人聚集此地之前修成二堡,因此未等朝廷下旨意就动工了。可是,在一次冲突中,麟州官兵被夏军打败,所做之事也就一无所成。仁宗派人追查庞籍。庞籍为保护司马光,自己被贬为知青州事。司马光为此非常不安,连上三状,引咎罪己,申述修堡无过,庞籍无罪,但仁宗未加理会。6年后庞籍去世,司马光深感庞籍之恩泽,视其妻如亲母,对其子如亲弟。当时人都称赞庞籍和司马光的高尚品格。

  嘉祐二年(1057),司马光第二次进京做官,任直秘阁,迁任开封府推官,后又加修起居注。嘉祐六年(1061)司马光改任起居舍人,同知谏院。司马光在担任谏官的5年当中,竭尽忠诚,恪守一个谏官的职责。对朝政之失误,曾提交大量奏章,提出了很多批评建议,仅收录在《传家集》中的就有170余份,而且在一些事上是一奏再奏。这是司马光从政以来的黄金时代。但是,由于当朝皇帝对于司马光的意见很少采纳,使得司马光很是苦恼。英宗治平二年(1065),司马光就任龙图阁直学士,仍留任谏职。这时司马光感到自己只知竭忠报国,颇树了一些敌人,恐怕祸及子孙,于是他连上三状,力辞谏职,希望解除谏职,到地方去做官,朝廷只答应免去谏职。

  治平四年(1067)正月,英宗去世,神宗赵顼即位,参知政事欧阳修向神宗推荐司马光,称赞他的品德淳正,学识深远。神宗便于同年闰三月拜任司马光为翰林学士,四月,又升任司马光为御史中丞。

 

  欧阳修司马光同情人民疾苦,这和他多年在地方做官接触下层劳动人民有关。他主张“怀民以仁”,反对无限度的榨取,认为只有“利百姓”,才能“安国家”。因此,他对百姓给予很多关注、同情,发出许多呼吁,甚至为之请命。治平三年(1066)时,陕西、山西一带发生严重旱灾,但朝廷没有重视,反而在此时听从佞臣之请接受上尊号,司马光对朝廷漠视人民疾苦的现象十分气愤,上奏英宗说这简直是“欺蔽上天,诬罔海内”。为减少百姓负担,司马光反对英宗下诏从陕西三丁抽一征丁为义勇军,认为陕西军队本来就不少,这样会使百姓无故加重负担。他冒着触犯龙颜的风险,连上六道札子,并持札子到中书省与宰相韩琦辩论,两人唇枪舌剑展开了一场激战。韩琦“(韩)琦曰:‘兵贵先声,谅祚方桀骜,使骤闻益兵二十万,岂不震慑?’光曰:‘兵之贵先声,为无其实也,独可欺之于一日之间耳。今吾虽益兵,实不可用,不过十日,彼将知其详,尚何惧?’琦曰:‘君但见庆历间乡兵刺为保捷,忧今复然,已降敕榜与民约,永不充军戍边矣。’光曰:‘朝廷尝失信,民未敢以为然,虽光亦不能不疑也。’琦曰:‘吾在此,君无忧。’光曰:‘公长在此地,可也;异日他人当位,因公见兵,用之运粮戍边,反掌间事耳。’琦嘿然,而讫不为止”。司马光为民请命,已到了全力以赴的地步。

推荐阅读: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

苏联解体20年反思

揭秘:林则徐为何死在平定太平天国的路上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