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朝为何大败后仍自居夭朝上国?

Jun20

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朝为何大败后仍自居夭朝上国?

时间:2018/06/20 12:40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清朝历史

“骑射无双”的骄傲与败亡

清军“不可战胜”有其理论依据

清朝统治者如此自信,自然有其逻辑:“兵家胜败何常,该国兵远来即有数万,未可当我中国人民千百之一,其能经几战乎?”当时在天津登陆的英法两国军队共16800人,何止不到中国人口千百之一,连万分之一都到不了,而且大部份还在天津一带驻防,向通州进犯的部队只有几千人。咸丰帝见猎心喜,“严饬统兵大臣,整顿师律(旅),调集各路马步诸军与之决战”,并提出“决战时机宜早不宜迟,趁秋冬之令,用我所长,制彼所短”。什麽是清朝“所长”?就是满清征服中国本部时引以为傲的骑兵劲旅,咸丰还在圣旨中特别关照,“万不可身寄命于炮”。

“我大清骑射无双”

为此,清廷抓紧一切时间调集骑兵部队,“厚集兵力,以资攻剿”。除原调绥远、归化二城操演兵1000名外,“还派兵五百名,遴委得力将弁管带,配齐军火器械,于七月十九日,兼程驰往通州,听候调遣”。与此同时,星夜传檄,从卓索图、昭乌达、哲里木三盟各急调1000至2000名蒙古骑兵前往京师。经过这番紧张的调兵遣将,满蒙精华大至,单部署于通州地区的清军就达3万余,其中以驻张家湾、八里桥一带的17000人为最精锐。该部包括7000蒙古骑兵,由清朝“倚为长城”的蒙古郡王僧格林沁节制。

昔日劲旅已成明日黄花

1860年9月18日,英法联军北犯,是日中午逼近张家湾。僧格林沁所部遵旨出兵,杀伤众多行进中之敌,但随后遭遇火器袭击,马匹受惊,马步兵自相践踏,一同向八里桥溃退。正如僧格林沁奏报,“至该夷于午刻马步各队进前扑犯,经我兵枪炮齐施,毙贼无数。正分拨马队抄击,该夷火箭数百支齐发,马匹惊骇回奔,冲动步队,以致不能成列,纷纷后退”。僧格林沁撤退后重整军势,并与内大臣瑞麟商定,全军分东南西三路迎敌,并集中1万满蒙马队死守八里桥。

不能英勇善战 但能英勇牺牲

9月21日7时许,英法联军约五六千人,分东、西、南三路对八里桥守军发起攻击。清军按照传统以骑制步的战法,集中骑兵向联军正面发动反冲击,一部分骑兵一度突破到距法军第二旅指挥部仅四五十米远的地方,第二旅指挥官科利诺将军甚至拔剑准备肉搏。但激战一时许后,南路法军以及英军阿姆斯特朗重炮赶到战场,僧格林沁所在的八里桥遭到密集的炮火打击,清军前后脱节,前部马队又遭据壕联军炮火轰击和步兵密集火力的阻击,伤亡甚众,联军乘势反攻。僧格林沁是时率本部马队驰骋于敌西南两路之间,亲自“挥舞着黄旗表示挑战”,试图分割敌军,但因另外两路战败,后路被包抄,清军全线败退。八里桥之战,从上午7时打到正午,战斗十分激烈。战后因伤亡甚重,英法联军在通州休整待援达半月之久。

八里桥之战

再好的古代军队也难敌近代军队

八里桥之战,清军先果断发动冲锋,又不顾伤亡进行穿插,最后与阵地偕亡,作为一支冷兵器时代的军队,已经做得很好了。英法联军与役者无不对其大加褒扬,“八里桥之役,中国军队以少有之勇敢迎头痛击联军……一步不退,勇敢坚持,全体就地阵亡”;“中国人和以勇气镇定著称的鞑靼人在战斗的最后阶段表现得尤为出色……他们中没有一个后退,全都以身殉职”。但如同法国人分析的那样,清军“尽管他们呼喊前进,勇猛和反复地冲杀,还是一开始就遭到惨败”。清军注定战败的原因就是“使他们惨遭伤亡的强压火力”。就这样,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清朝自以为“骑射无双”的军事力量,被他们弃之不顾的火器技术撕得粉碎。同样被撕得粉碎的,还有“夭朝上国”的脸面——“万园之园”圆明园,也在16天后被英法联军焚毁。

推荐阅读:

欧洲人被揍最惨的一战,光割的耳朵就装九大麻袋

明朝卫所制和募兵制是什么?明朝卫所防得了蒙古,为何却奈何不了女真?

慈禧洗澡有多讲究?这位清末公主一语道破:那根本不是人干的事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