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神社是个什么东西?

Aug20

靖国神社是个什么东西?

时间:2014/08/20 11:35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日本历史
  小泉真的在8月15日再次悍然参拜靖国神社。这也是他担任日本首相期间,第6次参拜靖国神社。他的这个行为,引起中国政府、韩国政府的强烈抗议。
  靖国神社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靖国神社前身是日本王室的内部庙宇,供王室成员举行宗教活动使用。明治维新后,随着日本成为政教合一的军国主义国家,改名为东京招魂社,又改名为靖国神社。在全日本10万个神道社中,靖国神社使用日本王室标志,成为日本国教的象征,类似梵蒂冈。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经过数次血衅的战争,靠残酷地掠夺,国力得到增强。而日本发动的每一次战争,都是危害其他国家,只对日本有利。如果说,战争可以分为正义的和非正义的战争,那么,日本历史上发动的每一次战争都是非正义的战争,都是日本为了自己的私利,无视其它民族和国家利益的战争。日本军人在每一次战争中的精神动力,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靖国神社塑造的为国献身的理念。因此,靖国神社就是日本发动战争的精神基础,靖国神社就是日本所有侵略战争的帮凶,甚至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根源之一。中国青年冯锦华2001年在靖国神社的墙上写下“该死”两个字,被日本人拘留。我认为,冯锦华的这两个字是21世纪到目前为止,最为精辟的骂人话。
  这么一个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庙宇,为什么在二战以后还保留了下来?本人曾经明确地批判过宗教自由这个贻患无穷的概念(参见《袈裟工作服与宗教超市》),而保留靖国神社的唯一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宗教自由。
  就算是“宗教自由”这么一个理由,保留靖国神社也无法令人接受。日本的国教号称神道教,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不伦不类的宗教。既然是宗教,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神灵,那么靖国神社的神灵是什么?它供奉的都是什么人?答案很简单,它供奉的绝大多数都是明治维新以来战死的职业军人,换句话说,都是职业的杀人犯,而且都是为了日本私利,残害其它国家和民族的非正义战争的职业杀人犯,而且,80%都是二战期间的职业杀人犯。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宗教?它无疑是在鼓励所有的日本人现在、将来继续为了日本的私利去发动侵略战争,去杀害其他民族。这样一个宗教的存在,有朝一日还会成为战争的策源地,还会成为杀人犯的精神寄托。
  按照靖国神社宗教自由的辩解,如果哪一天,拉登也为所有送命的恐怖分子建立一个庙宇,供奉所有为“圣战”而死亡的恐怖分子,是否也该得到“宗教自由”的保护?靖国神社与这个假设在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
  在靖国神社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神社,叫做“镇灵社”,创建于1965年。这个“镇灵社”号称供奉的是全世界所有死于战争的人。其目的无非是为靖国神社供奉职业杀人犯而找一个更大的幌子。但是,按照“镇灵社”这种说法,是否希特勒和犹太人都在一起被供奉、祭祀?是否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和刽子手都在一起被供奉、祭祀?也许正是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虚伪,“镇灵社”自创办后,靖国神社从来没有正式发表过关于它的任何正式解释。“镇灵社”的这个欲盖弥彰的幌子,无非是想强调所谓“死人一律平等”这个荒唐、丑陋的神道教理念,而正是这个站不住脚的理念,支撑着靖国神社继续存在下去,并且供奉那些对于人类造成巨大苦难的、罪大恶极的战犯。
  靖国神社在具体运作过程中,也彻底背离所谓“宗教自由”的原则。哪些人死后可以进入靖国神社,并不是他们自己可以决定的。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看到,一些被供奉在靖国神社的杀人犯(或自杀者)的家属,要求将他们的亲人搬出靖国神社,但是,没有一次得到允许。决定权在于日本政府的法务省,而非个人。哪里还有什么自由?而在日本投降之前,靖国神社甚至归陆军部、海军部管理。
  靖国神社供奉、祭祀职业军人的做法,历史上也许只有中世纪的圣殿骑士团可以类比。圣殿骑士团的本质就是为了上帝和耶稣去杀人,结果就是一次次以上帝、耶稣的名义所导致的宗教战争。
  西方社会对于中世纪丑陋的宗教战争是有所反思,也有所防范的。现有西方法律体系中,防范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则就是“政教分离”。因为,一个狂热的宗教理想,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成为杀人的工具。(日本历史  www.zgxlr.com)靖国神社在二战以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教合一的体现。二战以后,虽然有所收敛,但是,依然没有彻底分离。东条英机等人在日本国王宣布投降之后,趁着美国人还没有到来的空当,做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赶快将二战期间阵亡的杀人犯们,搬入靖国神社。二战之后,进入靖国神社的名单依然是日本政府决定的。靖国神社号称是一个宗教法人,实质上就是日本政府的一部分,只不过现在有了较多的掩饰而已。因此,靖国神社根本没有做到“政教分离”。
  靖国神社供奉战犯的行为,无疑是在否定东京审判的结论。二战期间,日本有一个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战犯,叫做板垣征四郎。他有一个儿子叫做板垣正。这个板垣正是日本“遗族会”的重要活动分子,也是靖国神社一切行为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他甚至还觉得靖国神社做得不够。板垣正认为自己的父亲板垣征四郎对战败负有责任,但不该受到战胜国的审判。也就是说,日本国民可以审判板垣征四郎:你为什么没有打胜仗!按照这个逻辑,德国的新纳粹是否也可以审判希特勒:你为什么输了!
  靖国神社的存在,与日本小国王的存在是紧密相连的。靖国神社将所有日本的职业杀人犯供奉为国家的英雄,某种程度上就不得不编造和篡改他们罪恶的历史。就好比日本的小国王也要编造历史,说它是神的化身,历史延续甚至超过世界上所有的远古文明。这种岛国心态的自大还显示在日本人对于自己民族历史的编造上。曾经有一个日本的考古学家,号称他发现了日本石器时代的文化遗迹。他的发现立即引起日本全社会的轰动,号称将日本的文明史上推了几千年。但是,最后发现,这个石器文明的遗址是这个考古学家伪造的。编造、篡改历史,是日本一贯的传统。
  每个国家都希望自己强大,日本当然也不例外。但是,如果日本的强大都是靠战争获得,它也必将被战争所毁。如果日本都是靠军人来建立自己的强大,必然要危害自身。日本希望“开万世太平”(昭和降书),但是,如果日本的太平都是建立在奴役他人的基础上,日本就永远得不到太平。日本希望全民团结,建立一种国家和民族的精神,但是,如果这种精神就是崇拜武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他人的利益,这种精神越是强大,就越是对别人的威胁,甚至是严重伤害。靖国神社的存在,正是日本这种危害他人的国民意志和国家意志的体现。面对这种现实,谁能管束日本这一后患无穷的国家意志?美国人现在对日本的纵容,更多是出于他们自身利益的考虑,而非人类的正义。这种做法,迟早会养虎为患,自食其果。
  日本曾经是一个落后、弱小的民族。唐朝时期,日本开始向中国学习先进、温和的文明。但是,还没等他们学好,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转向学习西方社会,然而,它并没有学习西方社会制度的一切,例如“政教分离”,而主要学到了西方社会最坏的一面,那就是自私自利。自从明治维新起,日本就成为所有周边国家的危害,从来没有做过对周边国家真正有益的事情。它就像一条随时准备咬人的疯狗,这种形象,至今都没有改变。日本国家意志的这一特征,也再次证明我的一贯看法:西方文明是一个极富侵略性的文明。这种侵略性在日本身上尤其得到充分体现,因为,日本没有学习那些可能起到制约作用的东西,而是将西方文明的侵略性,与他们的岛国小民意识作了最坏的结合。
  日本毫无疑问是国际社会最危险的不安定因素,其危险程度甚至超过所有的恐怖主义。因为,恐怖主义会由于外部条件的改变而消失,但是,日本的危险不会因外部世界的改变而发生变化,它的国家意志本质就是高度的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日本对其他国家和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是在他们的小国王和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进行的。日本要改变自己未来在国际上形象,只有拿靖国神社开刀。

推荐阅读:

苏轼、王安石、司马光之间的君子之交

张飞墓在哪里?历史上名将张飞是因何而死的?

写三千片竹简自荐书向皇帝要官的东方朔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