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被拥立当上皇帝却吓得尿裤子,有人称他“陛下”却被他扇耳光

Jun29

说起,听过评书看过《岳传》的都知道他是奸臣,一肚子坏,其实事情远非书里那么简单,被脸谱化后钉在耻辱柱上。

作为朝廷宰辅级的人物最后成为北国的“二鬼子”伪楚皇帝,对于满脑子君臣概念,满肚子封建宗法理论的士大夫,其心路历程可想而知。

金国人怎么就会看上他的,他自己也觉得迷糊。这和他两次出使金营有关,当完颜宗望的铁蹄第一次兵临汴京城下,宋钦宗两脚发软执意议和,派张邦昌和康赵构出使金营,为啥是张邦昌,因为你是主和派代表人物,不派你派谁。

此人被拥立当上皇帝却吓得尿裤子,有人称他“陛下”却被他扇耳光


张代表一入金营就体若筛糠,全身战栗,背脊湿凉,匍匐在地,完全没有一点平时夸夸其谈,一副清流的样子,历数宋朝议和的诚意,完颜宗望非常满意张邦昌的表现。

第二次张邦昌和肃王枢去金营落实议和协议,同样是战战兢兢,服服帖帖的表现给金国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此人被拥立当上皇帝却吓得尿裤子,有人称他“陛下”却被他扇耳光


金国灭了宋,他自己还刚刚从原始部落进化出来不久,怎么面对广袤的中原地区,历代侵略者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都会想到在当地找个傀儡,推出傀儡政权。

至于谁来坐台,这个人选必须是当时朝廷的高层人物,有一定影响力,而且是个强烈的反战人士,死心塌地地忠于金国倒也不用,最关键的是胆小怕事,惟命是从,金国让他干啥就干啥。

还会有谁比张邦昌更适合这个位子呢,你张邦昌宋金两头都熟,关键是被金国上下看中,此时宋金两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惊人的默契。

此人被拥立当上皇帝却吓得尿裤子,有人称他“陛下”却被他扇耳光


当张邦昌知道自己要被同僚拥立当上皇帝,金国方面又向他递送劝进表,张邦昌如五雷轰顶,吓得尿了裤子,心说话你们不是让我僭越死无葬身之地么,强烈表示自己哭天抢地,要寻死觅活。

唉!张家祖坟起青烟再冒火也轮不到咱当皇上啊。可同僚百官呼啦啦黑压压跪下一片,告诉他如果他不同意,金国人说了三天之后将铲平宗庙,进行屠城。老百姓也哭求候选皇帝,暂时委屈你了,得救满城百姓,功德无量。

张听到的当然是群情汹汹的拥护声,凡是反对的官员,自然不会再出现在候选皇帝的面前。张邦昌再要咋滴也没用,举刀自刎,被人抢下,您老人家走了干净,我们大伙咋办呢,其实张皇帝想自裁,嗑药上吊机会有的是。

接下来张邦昌坐西朝东干起了“大楚皇帝”,他有他的“底线”,不称诏书称“手书”,不称“朕”而称“予”,有人称他“陛下”时他立扇人家耳光。对金国上书《乞免括金银书》主题是让金国停止在汴京的搜刮,上书《请归澥书》,请求放还被关押的宋朝大臣。

靖康二年三月,金军挟二帝和所有能走路的皇室亲贵,财宝锱重北还。太上皇走了,站在十字路口的张邦昌作选择呢,他向后转180度重新投入了大宋的怀抱,弃暗投明拥立康王赵构,将大宋的传国玉玺原物奉还,尽管有人提醒他走回头路将有祸害,他也义无反顾。

赵构是认为张邦昌情有可原,从前是为了百姓免于涂炭

此人被拥立当上皇帝却吓得尿裤子,有人称他“陛下”却被他扇耳光


而被胁迫,如今能及时反正也算功过相抵。张邦昌等议和派目前也只能装饰门面,这时候还轮不上他们上台面,南宋小朝廷这时需要的是实打实的主战派,虽然这只是一时的,你不暂时遏制住金国的进攻,朝廷立不住脚头也没有威信,赵构心眼里想议和也没有资本。本来在扬州赋闲的军界大老纲的加盟使人振奋,他的权重此时可比张邦昌之流大得多。

李纲上呈天听关于眼前的各种战略战术,指出朝廷想要立足,必须在军事,政治,人心方面执行的政策,同时强调指出张邦昌代理皇帝的重政治错误,天理难容,如果不严肃整治,老李情愿辞职不干。

赵构两边掂一掂分量,显然李纲目前是重头,万事开头难,朕的半壁江山还得靠他打锣开张。翻案风吹起,重新数落张邦昌的罪过,张被贬潭州任昭化军节度副使,后又流放到长沙被赐自尽。

你说张邦昌是不是受胁迫,冤不冤,想要彻底做忠臣,舍身成仁分分钟的事。历史的舞台剧轮到谁上场,不上也得上,只是早晚都归西,何必扭扭捏捏代理一个月的伪楚皇帝,被贬被流被赐自裁。

说到底完颜宗望的眼光独到,此人贪生怕死,信奉好死不如赖活。

推荐阅读:

说话水和哑巴水

马楚政权兄终弟及继承制度述论

731部队用四岁小女孩试验毒气效果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