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李世民为什么不爱武则天?

Dec01

唐太宗李世民为什么不爱武则天?

时间:2017/12/01 11:29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唐朝历史

唐太宗李世民为什么不爱武则天

  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去世,徐充容非常哀伤,她说先帝有厚恩于我,我发誓要追随他于地下。于是她有病也不肯吃药,很快也殉情而死了。死后被追赠为徐贤妃。从徐才人到徐婕妤,到徐充容,再到徐贤妃,徐惠从五品一直上到一品。反观当时的武则天呢?她是从武才人,到武才人,最后还是武才人。很明显,徐惠的性格和为人也比武则天更讨唐太宗喜欢。

  唐太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有一个女人是唐太宗终身爱慕的,她就是长孙皇后。长孙皇后是唐太宗一生最敬重的女人。她从小知书达理,十三岁时嫁给了秦王李世民李世民当了皇帝之后常常想和她探讨国家大事,但是,长孙皇后总是避而不答,她说:“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妾以妇人,岂敢预闻政事?”意思是母鸡打鸣那是家门不幸啊,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以干涉国家大事?因此,无论唐太宗怎么问,她都三缄其口。那么,长孙皇后是不是一个只关心柴米油盐,对政治一无所知、不感兴趣的人呢?当然不是。我举几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第一,大家都知道,李世民是个少年英雄,在他当秦王的时候,和父亲李渊一起东征西讨,建立了赫赫战功。李渊集团最大的几个对手窦建德、王世充等,都是李世民拿下的。功劳大了,他的野心也就膨胀了,不甘心只当秦王,他想当皇太子,进而当皇帝。在野心的驱使下,李世民和他的哥哥太子李建成、弟弟李元吉以及父亲唐高祖李渊的矛盾与日俱增。在这种宫廷危机的紧张氛围中,长孙氏怎么办呢?她谨小慎微,非常卖力地孝敬李渊,讨得他老人家的欢心,同时委曲求全地拉拢李渊身边的妃嫔,和她们搞好人际关系。这有什么用呢?其实这等于在李渊身边安插了许多眼线。这样一来,李渊和其他儿子的一举一动,都尽收于李世民的眼底。兵法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长孙氏在李世民获取敌方情报方面立了大功。

  第二,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李世民与父亲、兄弟的矛盾已经白热化,要兵戎相见。李世民亲自上阵,长孙氏则在秦王府鼓舞将士,勉励他们奋勇杀敌。在夫妻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玄武门之变一举成功,李世民登上了皇帝宝座,长孙氏也因此成为皇后。

  第三,李世民做了皇帝后,励精图治。他唯恐自己做得不好,常常虚怀若谷地跟大臣们说:“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一定要提出来,要直言己见。”臣子中魏徵做得最好。魏徵是个有名的谏臣,给李世民提意见是他的职责,而且他说话直截了当,经常让太宗下不来台。有一天在殿廷上,他终于把唐太宗惹恼了。唐太宗回到后宫后怒气难平,越想越气,觉得自己颜面尽失,自言自语道:“会当杀此田舍翁!”就是说,我一定要把这个乡巴佬给收拾掉!长孙皇后听到这句话之后,不言不语,娉娉婷婷转身进屋,不一会儿穿着厚重的朝服走出来,对着唐太宗行跪拜之礼。朝服那可是皇后在重大场合穿的大礼服啊。唐太宗吓了一跳,忙问:“皇后为什么要对我行此大礼呢?”长孙唐太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有一个女人是唐太宗终身爱慕的,她就是长孙皇后。长孙皇后是唐太宗一生最敬重的女人。她从小知书达理,十三岁时嫁给了秦王李世民。李世民当了皇帝之后常常想和她探讨国家大事,但是,长孙皇后总是避而不答,她说:“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妾以妇人,岂敢预闻政事?”意思是母鸡打鸣那是家门不幸啊,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以干涉国家大事?因此,无论唐太宗怎么问,她都三缄其口。那么,长孙皇后是不是一个只关心柴米油盐,对政治一无所知、不感兴趣的人呢?当然不是。我举几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第一,大家都知道,李世民是个少年英雄,在他当秦王的时候,和父亲李渊一起东征西讨,建立了赫赫战功。李渊集团最大的几个对手窦建德、王世充等,都是李世民拿下的。功劳大了,他的野心也就膨胀了,不甘心只当秦王,他想当皇太子,进而当皇帝。在野心的驱使下,李世民和他的哥哥太子李建成、弟弟李元吉以及父亲唐高祖李渊的矛盾与日俱增。在这种宫廷危机的紧张氛围中,长孙氏怎么办呢?她谨小慎微,非常卖力地孝敬李渊,讨得他老人家的欢心,同时委曲求全地拉拢李渊身边的妃嫔,和她们搞好人际关系。这有什么用呢?其实这等于在李渊身边安插了许多眼线。这样一来,李渊和其他儿子的一举一动,都尽收于李世民的眼底。兵法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长孙氏在李世民获取敌方情报方面立了大功。

  第二,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李世民与父亲、兄弟的矛盾已经白热化,要兵戎相见。李世民亲自上阵,长孙氏则在秦王府鼓舞将士,勉励他们奋勇杀敌。在夫妻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玄武门之变一举成功,李世民登上了皇帝宝座,长孙氏也因此成为皇后。

  第三,李世民做了皇帝后,励精图治。他唯恐自己做得不好,常常虚怀若谷地跟大臣们说:“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一定要提出来,要直言己见。”臣子中魏徵做得最好。魏徵是个有名的谏臣,给李世民提意见是他的职责,而且他说话直截了当,经常让太宗下不来台。有一天在殿廷上,他终于把唐太宗惹恼了。唐太宗回到后宫后怒气难平,越想越气,觉得自己颜面尽失,自言自语道:“会当杀此田舍翁!”就是说,我一定要把这个乡巴佬给收拾掉!长孙皇后听到这句话之后,不言不语,娉娉婷婷转身进屋,不一会儿穿着厚重的朝服走出来,对着唐太宗行跪拜之礼。朝服那可是皇后在重大场合穿的大礼服啊。唐太宗吓了一跳,忙问:“皇后为什么要对我行此大礼呢?”长孙皇后说:“妾闻君明则臣直。”如今魏徵敢于直言进谏,说明您是个非常英明的皇帝啊,所以我特意向您表示祝贺!唐太宗听了龙颜大悦,同时也明白了皇后的用心:皇后这是在劝谏自己,做皇帝要有气度,胸怀要像大海一样,容纳百川,哪能为了一点小事就要杀人呢!

  第四,长孙皇后是一个很贤德的人,但是由于太操心,身体又不好,三十六岁就撒手人寰了。她病入膏肓的时候,无论皇帝还是太子都十分着急。病笃乱投医,太子承乾出主意说:“医药备尽,尊体不瘳,请奏赦囚徒,并度人入道,冀蒙福助。”想要赦免犯人,再多度一些僧人,为她祈福延寿。可是长孙皇后说:“死生有命,非人力所加。若修福可延,吾素非为恶。若行善无效,何福可求?”表示坚决反对。弥留之际,她对唐太宗说:您千万不要重用外戚,现在我娘家人都已经当官了,可是您千万不要让他们当位高权重的大官,“慎勿处之权要”。为什么呢?因为自古外戚干政没有好结果,您要真对我好,真对我娘家好,就别给他们干政的机会。她还说,我死之后,千万不要厚葬。我活着的时候,作为一个女人,无益于天下;死了,怎么能让国家浪费资财在我的葬礼上呢。真是一个简朴而又识大体的皇后典范。

  通过这样一些例子,可以看出,长孙皇后并不是真的对政治漠不关心。其实她对政治深谙其道,所作所为极其到位,但又有分寸。所以当她闭上双眼时,唐太宗悲痛欲绝,说:“我在内宫失去了一个好帮手!”从此再也没有立过皇后。太宗还特地在宫内建造了一座塔,登塔瞭望,可以看到皇后所葬之地昭陵,用这种方式寄托他的哀思。

  可能有人会说:长孙皇后和唐太宗是结发夫妻,本来就感情深厚,和武则天没有可比性,而且孤例不为证。只看一个长孙皇后远不能能够说明唐太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而且也看不出武则天有什么欠缺。

  那就再举一个女人的例子。这个女人和武则天就有可比性了。她也曾深得唐太宗的喜欢。她姓徐名惠,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徐惠从小号称神童,五个月会说话,四岁熟读《毛诗》、《论语》,八岁就能写出洋洋洒洒的文章。就在武则天进宫前后,徐惠也被征召入宫封为才人。这个经历不是跟武则天很相像吗?而且起点也一样,都是才人。徐才人进宫之后,知书达理,而且非常关心国家大事。她看到唐太宗在经过多年的励精图治,国家蒸蒸日上后,有点志得意满了。她觉得此风不可长,就给太宗上书,说:“伏愿抑志裁心,慎终如始,削轻过以添重德,循今是以替前非。”意在劝谏唐太宗戒骄戒躁,保持革命本色。革命的路还很漫长,打江山难,守住江山更难,希望皇帝能善始善终。在她身上一下子看到了长孙皇后的影子,唐太宗非常欣赏。没过多久,徐才人就升为徐婕妤,从五品升到三品了。徐婕妤继续关心国家大事,很快又变成充容了。充容是九嫔之中的一个名号。嫔是二品,所以徐惠又从三品上升至二品。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去世,徐充容非常哀伤,她说先帝有厚恩于我,我发誓要追随他于地下。于是她有病也不肯吃药,很快也殉情而死了。死后被追赠为徐贤妃。从徐才人到徐婕妤,到徐充容,再到徐贤妃,徐惠从五品一直上到一品。反观当时的武则天呢?她是从武才人,到武才人,最后还是武才人。很明显,徐惠的性格和为人也比武则天更讨唐太宗喜欢。

  综合徐贤妃和长孙皇后这两个人,可以看出唐太宗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了。我归纳了三项素质:

  第一点,要摆正位置,恪守妇道。一定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有事可以干在前头,但不能争功,表现欲不能太强,要甘心做幕后英雄。

  第二点,要胸怀天下,善谋大事。皇帝治理天下,风雨一肩挑,需要有人帮助他出主意,想办法,解决问题。所以当后妃一定要有眼光,有胸怀,还要有办理政治事件的能力。

  第三点,要温柔敦厚,外柔内刚。做事一定要掌握分寸,要给皇帝留面子。就像长孙皇后那样,要学会曲谏。

  唐太宗李世民为什么不爱武则天?

  李世民当上皇帝后,朝臣中有一大批居于要位的官员,是由隋朝过度而来的。所以,在确立宫廷制度的时候,难免烙上隋朝的印记。

  和隋朝的后宫制度一样,唐太宗李世民也拥有地位、级别不同的各类嫔妃。

  唐代的后宫嫔妃制度:

  1、皇后(天子正妻)

  2、四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正一品)。

  3、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

  4、二十七世妇——婕妤9人(正三品)、美人9人(正四品)、才人9人(正五品)。

  5、八十一御妻——宝林27人(正六品)、御女27人(正七品)、采女27人(八品)。

  此外,设六局各司,分管宫中的车马服饰。

  公元637年,14岁的武则天,进入李世民后宫,被立为五品才人。

  对于一个豆蔻少女,五品是一个绝对不低的待遇了。

  李世民为什么要立她为才人?《旧唐书》说:“初,则天十四岁,太宗闻其美容止,召入宫,立为才人。”似乎强调都是因为武则天的容貌行止之美,唐太宗李世民宣召其入宫。

  原因真的只是这个吗?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是李渊、李世民太原起兵时的元老,为大唐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武士彟,是一个一心伺主的大臣,很讲究君臣情意。635年,李渊病逝,时为荆州都督的武士彟,伤痛不已,病倒在荆州。李世民知道后,派遣名医给他诊疗。

  后来,武士彟呕血而亡,李世民感恩这样一个忠义之士,追赠他为礼部尚书,下令让他归葬山西文水老家。

  武士彟已经作古了,但他有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儿,出于对贤臣的感激和怀念之情,于是,唐太宗李世民立武士彟之女为才人。

  一个美女受人喜欢,似乎无可厚非。可是,翻遍史书,关于李世民和武则天的生活记载,却少之又少。

  武则天刚入宫时,年纪尚幼,但当她成为唐太宗贴身侍女时,已经十七八岁了。此后,又留宫服侍太宗近10年之久,被太宗临幸的机会太多,她就是想保持完璧之身,也不可能。

  何况,到了那般年龄,她本身对唐太宗又很崇拜,对自己的前途也不会不考虑。

  尤其是,同做太宗侍女的徐惠升迁之后,因为有别的更重要的职掌去做,作为近身侍女,武媚娘接近唐太宗的机会,就更多了。

  和武则天同为才人入宫的徐惠,作为妃嫔的命运,比武则天好了很多,她在升了婕妤不久,又升为充容,由五品升为三品,再升二品(《资治通鉴》卷198,贞观二十二年三月),已是太宗的真正妻妾了。

  而武才人呢,仍是不明不白的女侍,就武则天的性格来说,她绝不会心安理得,一定会设法争取,因为她自己的条件,一点都不比徐惠差。

  武媚娘朝暮跟随唐太宗,恰值妙龄,姣美又有才,得到李世民宠幸,实属正常。

  较为严肃的史著者记述,唐太宗李世民仅临幸过武则天1次,之后就不再有。

  那一次,大约是武则天17到20岁时(记述者往往把其间诸事混淆,所以只能大约判断)。

  当时,太宗朝中,发生了许多重要事情,李世民情绪波动,心情烦闷。

  贞观十四年,侯君集、薛万均事件发生。

  当时,吏部尚书侯君集破高昌,继而私取高昌国珍宝;大将薛万均,更将高昌女占为已有。事发后,太宗令下狱拟罪。

  魏征和中书侍郎岑文本,上书为侯、薛二人辩护,太宗恼怒,魏、岑二人私下里见太宗,进一步为之说情。武则天在君侧侍茶,听到了君臣辩论。

  当时的唐太宗震怒,认为侯君集等欺君辱国,绝不能宽恕;薛万均掠异国妇女,尚不认罪,提出让高昌女与之对辩,重治共罪。

  岑文本以为,侯君集荡平高昌,其功之大“贪亦应赏,若至败绩,廉亦应诛”,又说古今将帅“不能无疵,全在任用,为人君者,应录长宥罪。陛下能屈法加恩,君集等亦当知过益奋”。

  魏征奏言:让亡国妇女与大将军对辩,有失国体,过去秦穆公的骏马,被岐人盗食,穆公不仅不罚,反赐之美酒;楚庄王赐君臣酒,灯火忽灭,黑暗中,醉臣拉断了庄王的冠缨,庄王未生气,难道陛下尚不如秦楚二君的气度吗?

  二人辩得太宗无话回答,只好同意释放侯薛二人(《资治通鉴》卷159,太宗贞观十四年十二月)

  太宗虽然下令释放二人,但心里总感憋气,认为魏征等,是巧辩。

  当晚,武才人在身边侍侯,太宗仍似自言自语,又似向她发问。武才人也若无其事地回答了太宗,多是好言宽慰,温颜相向。她从心底里佩服太宗的正直和嫉恶如仇,又同情他在是非杂糅之中,只能虚心纳谏,违心忍隐的痛苦。

  太宗受到这位美丽动人的武才人的贴心安慰,自然而然,可能就临幸了武才人。

  这一年,武则天17周岁。

  之后漫长的宫廷岁月中,武媚娘被唐太宗临幸,是一定会发生的,但是,又一定极少。不然,她不会没给太宗生下儿女。

  武则天,她有着贵族血统,受过良好教育,还有着姣好的姿容,不被皇帝宠幸,实在悲哀。

  证明武则天不被唐太宗李世民宠幸的直接证据是:以长孙皇后为主的后妃们,为李世民生下了14个皇子、21个公主。同样是一个繁殖能力极强的女性,武则天却没有为李世民留下一儿半女,但之后却为唐高宗李治生下了多个孩子。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太宗不喜欢她。

  那么,李世民为什么不喜欢她?后来,还是武则天亲口说了出来:她的性格不能为太宗接纳。

  那是武则天久视元年正月的事。天官侍郎吉顼,与武懿宗在武则天面前,争政取赵州之功,吉顼高大威猛,声色俱厉地斥责武懿宗,武则天大不悦;随后,其又向武则天援古至今地奏事。

  武则天怒曰:“卿所言,朕饫闻之,无多言!太宗有马名狮子骢,肥逸无能调驭者。朕为宫女侍侧,言于太宗曰:‘妄能制之,然须三物,一铁鞭、二铁挝、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挝挝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太宗壮朕之志。今日卿岂足污朕匕首邪!”(《资治通鉴》卷206,久视元年正月。又见《鹤林玉露》,乙编,卷6。)

  原来,武则天作太宗侍女时,一天,太宗下朝,似乎很高兴,对武则天说:“朕好久未骑过马了,听说卿善骑,就陪朕驰马如何?”

  武则天答:“臣妾遵旨!”

  内侍省遣人告知殿中省尚乘局。太宗一行前呼后拥而至。

  太宗问:“可有新到良驹?”

  太监跪答:“回皇上,吐蕃新贡一批千里驹,皆已驯服,唯一匹狮子骢未及驯服。”

  太宗说:“牵来朕瞧瞧!”

  太监答:“皇上,此马野性不改,恐惊圣驾。”太宗一听,兴奋不已,大声说:“但牵来无妨。”

  太监得旨,速入马厩,牵出一匹高头大观,几名驯马太监围护,生怕惊了圣驾。太宗抬头观看,只见它高昂头顶,口中不住嘶呜喷吐,四蹄踢踏,确是一匹桀骜不驯的良马,便说:“真龙驹也,若能驯服,必是一匹千里马。”

  又向内侍太监们说:“谁能驯服,赏银百两,绢绣十匹。”侍者们无人敢应。

  武则天自告奋勇说:“妾能服之。”

  皇上惊奇地看着她,朗声问:“武才人能行吗?汝如何驯之,说来让朕听听,朕即敕太监们如法驯之。”

  武则天说:武则天说:“然需三物,一铁鞭、二铁剐、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铁剐剐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太宗笑问:“要此三何用?”

  武则天指着那匹马大声回答:“我先用鞭子抽它;它若不服,再用铁挝砸它的头;如再不服,我就用匕首割它的喉咙!”

  太宗听了,哈哈大笑:“诚如卿言,这匹良驹不是被卿剌死了吗?”

  笑着笑着,心里突然感到震惊,心想:此女外表婉丽,性格却如此刚烈,手腕又如此狠毒。

  武才人见皇帝沉思,又进一步解释:“良驹骏马,正可为君主乘骑。驯服了则用之,驯不服还要它何用?”

  太宗未置可否。

  按逻辑推想,唐太宗李世民应该喜欢武则天,因为,他们同属一类人:刚强、果决、权欲、残忍、谋略,这是政治家、谋略家、统治者应有的性格。

  唐太宗在隋末动乱中长大,一直随父争战,那个时代,只有刚强、冲杀,才能取得胜利,仁者、弱者,就被强者吃掉,弱肉强食。要想取得统治地位,不被人家吃掉或统治,即使是亲兄弟,也得毫不犹豫地战胜、杀掉,李世民自己就是在玄武门事变中,杀死了自己的亲兄弟,夺取了皇位。

  当时,父亲李渊极力反对他这么做,但李世民还是果决地策划,并残忍地射死了自己的兄弟。血腥中,李渊被迫立他为太子,马上又让位给他,实际上也是被他逼得这么做的,李世民等于变相剥夺了父亲的帝位。

  在冲锋陷阵中养成的性格,在杀戮的血腥中,成就的政治家,为何不喜欢仅仅要制服、杀死一匹烈马的武则天呢?

  也许,人性就是如此,叱咤风云的男人,不一定就喜爱同一类型的女子,或者说,一定不喜爱。

  强大的男人,大约都不喜欢女强人,尤其是搞政治、有政治野心、想独立的女人。

  金庸在谈写《倚天屠龙记》的人物情感时,就说到这一点。书中的四位女性,一样美丽,一样爱着男主人公。但是,金庸说,如果他是张无忌,他最爱小昭。周芷若和赵敏,都有政治才能,因此这两个姑娘,虽然美丽,却不可爱。

  金庸在谈到“中国成功的政治领袖”的性格条件时说:“一是忍,包括对付政敌的残忍,和克制自己的忍;二是决断明快,三是极强的权力欲。”

  这是赵敏和周芷若的性格,所以他们极为美丽,但‘却不可爱’。而小昭,与周、赵相反,她美丽如周、赵,但却毫无权欲,形势逼着她去做波斯国明教教主,她痛不欲生;她毫无条件地、淳真的、天真无邪地爱着张无忌,只想“侍候”他一生。

  所以,金庸先生向读者表白:“我自己心中,最爱小昭。只可惜,不能让她跟张无忌在一起,想起来,常常有些惆怅。”

  金庸似乎说的是他自我的想法,实际上,大多数的中国男人,尽是如此的。

  周芷若,的确美丽动人,但为了自己一派的野心、阴谋、残忍,失去了人性,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

  赵敏,也极为美丽,但她勇敢、果决、擅长阴谋、残忍、怀有政治野心和权术,虽然张无忌最后要了她,以后还不知道怎样相处过日子呢。

  人性既然如此,所以,唐太宗也不喜欢武则天,尽管武则天很崇拜唐太宗。

  李世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长孙皇后是最好的例子。

  叱咤风云的唐太宗,战场上喋血、朝堂上争斗,但他的人性生活,却要求温馨的后宫、温柔体贴的美人,让他得到暂时摆脱争斗、能够松驰的绿色原野、小径溪流。

  长孙氏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贤良淑德,处处以女德女诫要求自己,凡事都以丈夫和国事为重,却从不居功,默默站在丈夫身后奉献。

  玄武门事变前,李建成兄弟几个关系紧张,但唯独与长孙氏关系和美。

  长孙氏在玄武门事变中,以及之后的夺位中,尚能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兄弟及公公李渊之间,为李世民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和重要的支撑,深得唐太宗爱敬。

  李世民对长孙皇后一直恩爱体恤,长孙皇后死后,太宗悲戚不已,就是证明。

  因此,李世民自己刚直,却极其喜爱柔弱、温情,对刚硬、强悍的女人,完全是本能地拒绝。

  少年夫妻的长孙皇后,很了解他这一点,回到后宫的李世民,有时也和她谈起朝政,但她总是避而不谈,只让他轻松,用女性的美丽和温柔融化他,让他在后宫里,彻底放松自如。只有少数几次,实在不行了,长孙皇后才不得不劝谏。

  例如有一天,太宗下朝后,怒不可遏地说:“我要杀了犯上的乡巴佬!”

  长孙皇后轻柔地询问:“是谁触怒了陛下?”

  太宗说:“除了魏征还会有谁?他在朝廷上当众污辱我,让我下不来台。”

  皇后见情况严重,她也深知魏征的正直、正派,听罢一言不发地进了内室。

  过了一会,她穿着上朝的服装,站在太宗面前。太宗吃惊地问:“你这是做什么?”

  皇后答:“妄为陛下祝贺,妄听说主圣臣忠。如今陛下圣明,所以才有魏征这样的忠臣。妄有幸在后宫充数,出了这样的喜事,哪敢不为陛下祝贺!”(刘谏:《隋唐史话·上》)

  唐太宗对皇后的劝谏,感到戏剧般的轻松,他哪会不知道如何处理像魏征的劝谏?但他看到女人的劝谏如同美人穿上甲胄表演般有趣,让他轻松、消遣。

  他把这些故事拿到朝堂上,讲给大臣们听,既有趣,又是他骄傲的资本,像太宗那般的政治才干和斗争经验,哪要他的后宫佳丽们为他出谋划策呢!

  所以,唐太宗喜爱的后宫妻妾,及诸宫女,尽是美丽、温柔、娴淑的,尤其是无野心、无独立自主意识、百依百顺的女子。比如:小杨妃(隋炀帝之女)、阴妃、燕妃、韦妃、杨氏(齐王李元吉妻)等,都具有这种性格,她们都为唐太宗生有子女,有的还生有多个。

  同做才人的徐惠,也是这种性格,因此也得到太宗的喜爱,屡屡升迁,成为太宗的正式妻妾。

  武则天做太宗的贴身侍女那么多年,说明李世民对她的姿容和才气,是认可的。就是她与太宗相近的性格气质,李世民也是欣赏的。如果有一匹烈马真的驯不服,李世民火了,也会象武则天那么去鞭打,甚至杀死,正如一个臣子桀骜不驯,有害朝廷,唐太宗也会驱逐,甚至杀死他的。

  但是,认可和欣赏是一回事,作为自己的妻妾,又是另一回事。

  睿智如唐太宗,难道他对武则天的心思,会一点都体察不到么?

  于是,唐太宗只是欣赏、使用武才人,却绝不会让她野心勃勃地登上后宫的高位。

  武媚娘是一个才女,但更重要的,她是一个烈性女子,这是李世民不喜欢她的致命因素。

  另一方面,作为才人,一直到入感业寺为尼,武则天在李世民的后宫里,整整待了12年(637——649年)。这12年里,年轻貌美的武才人,有无数机会接近父亲曾经辅佐过的帝王,但李世民也是凡身肉胎,不可能夜夜虎风龙雨,再加上唐代后宫的侍寝制度,每月轮到武媚的机会,也是少得可怜。

  在富丽堂皇的大唐后宫里,在漫长的12年里,武则天始终没能得到李世民的眷顾和宠爱,她的未来,将会与李世民的儿子、高宗李治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此刻,她只能坐守灯下,任烛火不断舔舐着一个青春女性的心思,然而,这也恰好成为她夜夜苦读、日日习理的绝好机遇。如此,一个后来执掌大唐江山的奇女子,从容地完成了经验积累,为日后的辉煌做好了坚实的铺垫。

  武则天没能做成唐太宗喜爱的妃子,但她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

  凭史德、史实而论,她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有为皇帝,她做得不比唐太宗差,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都有她的独特身影。

  在中国古代牢不可破的男权社会的桎梏下,女人想出成绩太难了。但是,她却冲破了种种阻力,做好一个“千古一女帝”。这说明,她非凡的才能和手段,极度的智慧和勇气,绝不比唐太宗、汉武帝这些被传统颂扬的男皇帝,差在哪里。

  唐朝初年,能出现武则天这样的非凡女性、伟大帝王,又是绝非偶然的。

  除却武则天个人的努力之外,还有客观历史原因,她是大唐盛世独具特色的优秀产品。

  经过魏晋南北朝,胡汉文化持久而反复地冲突之后,多元性文化,在大唐得以充分地释放。终于使唐朝的经济、文化,发展到历史的一个高峰,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开放文明的国家。

  由于经济文化的高度发达,使唐代妇女有了前所未有的宽松,从而显示出不同于以往朝代的妇女行为特征。这些特征是:本原性、自主性、进取性、开放性。

  由于“胡”文化的渗透,使唐代的女性,大有“胡风”,表现为爽利、刚健,绝不类两汉女子的温贞娴雅,和南朝女子的娇羞柔媚。

  这些史论,是那段历史的总结,但是也有些绝对化了点,比如“绝不类”,如果是事实,唐太宗就没有“温贞娴雅”和“娇羞柔媚”的妃子好喜爱了。

  南北朝至隋唐,少数民族入主中原,“汉风”的确受到巨大冲击。“胡人”的思想意识、风俗习惯对汉民族的传统,产生了深刻影响。有条件的人家,延师教育家中的女儿,妇女的地位大大提高。

  史家所熟知的《颜氏家训》介绍:“邺下风气,专由妇女主持门户,诉讼争曲直,替夫叫屈,代子求官,坐着车子满街走,带着礼物送官府。女人有贵重的首饰、精美的服装;男子只有瘦马老奴供使用。夫妇之间,你我相称,不讲妇人敬夫的礼节。寡妇改嫁、男女情爱不再是大不了的事。”

  不同于秦汉,更异于后世,女子有了更多发挥才能的场所。因此,唐代的宫廷才女很多,如长孙皇后、上官婉儿、韦后、太平公主安乐公主、金仙公主、玉真公主、徐惠等等,不仅有一定的政治地位,在政治文化上的建树,也见诸史册。

  唐代女性学习诗文,蔚成风气,《全唐诗》中收录的女作家,就有100多人。唐代许多著名文士的妻子,都是丈夫的闺中诗文之友,诗人之稹的前妻韦氏、继室裴氏,著名才子吉中孚之妻张氏,进士孟昌期之妻孙氏,殷保晦之妻封询,都是唐代著名的才女。

  唐代的青楼女子,也不乏大才女。薛涛、鱼玄和、刘采风、女道士李治等,都在文史典籍中,留有才名和佳话。当时的诗坛巨擘、文章魁首,都与她们密切交往,元稹、白居易、刘禹锡与薛涛,陆羽、刘长卿与李冶,元稹与刘采风,都是诗词酬唱的文友、情好意笃的挚友。

  元稹把薛涛引为知已,赠诗称赞她的美丽,对其诗才、辨才、文采,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绝不像宋朝以后的那些宫体诗词,把打入冷宫的女性,当作色情对象,和物化审美去描述。

  骆宾王酸文醋意骂武则天“践元后于翚翟,陷吾君于聚麀”,即说她陷害皇后,夺取后位,使高宗做出了与父亲共有一个女人的害礼之事。而实际上,唐太宗杀了弟弟李元吉,把弟媳杨氏娶为妃,并生了儿子李福,朝中文武谁会不知道。

  唐风的男女婚配、改嫁,是普遍风气,不受社会谴责。

  有唐一代,公主再嫁的达20多人:

  唐高祖的4个女儿、唐太宗6个女儿、唐中宋2个女儿、唐睿宗2个女儿,唐玄宗8个女儿、唐肃宗一个女儿。其中,三次改嫁的,有3位公主(《新唐书·公主传》)。

  高门显宦之家,也不忌讳娶再醮之女:

  宰相宋璟之子,娶了寡妇薛氏;严挺之的妻子离婚后,嫁给了剌吏王琰,后来王琰犯了罪,严挺之还救了他;一代大儒韩愈,女儿先嫁其门人李汉,离婚后又嫁樊仲懿,大儒文豪也不以此为羞。

  这些都反映了唐代贞操观念的宽松,男女平等,女性解放达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如高阳、襄阳、太平、安乐、永嘉诸公主等,还在家里养着男宠。

  另外,武则天爱骑马,骑术很高,并爱穿男装,这也不是她一人的爱好,史料记载,隋唐女性出头露面的机会增多,她们往往以男装形象出现,尤其是太平、金仙等公主,酷好男装。

  因武则天的影响,从高宗到睿宗,男装的女人,成为一时风尚,这反映了“胡”文化对中原汉族的深刻影响。

  早在先秦时期,北方“胡人”不断骚扰北部的燕赵等国,他们为方便骑马,穿紧身窄袖的短衣裤和皮靴,汉人称之为“胡服”。越武灵王“胡服骑射”,学习胡人,对广袖大袍作出改革。

  魏晋以来,战乱频繁,北地更养成尚武精神,连年轻女子也深受影响,形成风尚。

  魏晋以后的民歌里也反映了这种情况,脍炙人口的《木兰诗》写出花木兰替父从军,男装骑射的生动形象。

  《李波小妹歌》(汉乐府)写:“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裳逐马如卷蓬。左射又射必叠双,妇女尚如此,男子安可逢?”描绘的就是一位“胡服”骑射的女子。“褰裳”,又称“征褰”,是骑兵穿的窄袖短衣套服。

  武则天不仅自幼在父亲的都督府中,学习骑射,身着男装,进宫做才人后,仍然不辍学习。因此,她骑术很高,男装更穿着习惯。因尚武习惯影响到唐宫,连服侍皇帝的宫女才人,也得学会骑射。

  如“诗圣”杜甫曾有诗云:“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

  唐人卢纶也有“行遣才人斗射飞”的诗句。反映宫女学习骑射,随帝后车驾出行、骑马佩箭,有近侍保卫之责。同时,骑服女侍随驾,以壮行色,表示出唐宫尚武的精神来。

  从珍藏的唐宫仕女的绘画、唐三彩等艺术作品中,就有许多仕女骑射、打马球、马上表演、马上吹奏、骑马随驾出行的珍贵实物。

  武则天之所以能在唐代做了女皇帝,是华夏千百年经济、思想、民族融汇等诸方面发展的结晶,开放的时代打破了封建礼教的约束,打破了男权社会的桎梏,使数千年的男权社会,在这里断裂、出轨,出现了女人当皇帝、驾驭天下、统治男人的超常现象、超越时代。

  因此,才让男人们惊慌,让代表男权的历史学家们愤怒,不仅要在现实社会中打倒她,使她让权给男人,恢复李氏男权王朝,而且全力诋毁她,把她做皇帝的那段历史,涂改、抹黑,从历史上消灭她的功绩、把她变成淫妇、杀人狂,把人世间的全部恶迹,都往她身上推,全部污水都往她头上泼。

 

  如此而已。

推荐阅读:

王朝的盛衰周期:无法回避的历史规律

历史典故:晁错削地

宋朝“积贫积弱”还是“黄金时代”?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